十八届三中全会后这六年,这一“总目标”受关注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纪实
李克强部署这项工作时重申:政府要坚持过“紧日子”
 ·[视频]“上甘岭的这一抔黄土有子弹、有弹片、更有志愿.. ·[视频]吉林松原附近或坠落陨石 东北多地网友目击坠落.. ·[视频]这是你绝对想不到的袁·梗王·隆平爷爷.. ·[视频]注意!全国铁路11日零时起实施新运行图 这些线.. ·[视频]暖心短视频丨从心出发 ·[视频]当他们举手向共和国敬礼时,无数人眼眶湿润了 ·[视频]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联欢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视频]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全程回顾 ·[视频]庆祝大会举行升国旗仪式 70响礼炮响彻云霄 ·[视频]7万和平鸽高飞7万气球腾空 庆祝大会圆满结束 ·[视频]普京、特朗普、金正恩等祝贺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视频]《奋斗吧 中华儿女》带你回顾新中国七十年状丽.. ·[视频]英雄不朽 激励后辈前行 270秒回顾向人民英雄.. ·[视频]军乐团奏响《义勇军进行曲》 全场高唱国歌.. ·[视频]微纪录片《共和国丰碑》 ·[视频]大型电视纪录片《祖国在召唤》主题曲《永远的召.. ·[视频]MV丨纪录片《祖国在召唤》插曲《如你所愿》温情.. ·[视频]可爱的老人!袁隆平来京领奖前快乐得像个孩子 ·[视频]【全程回顾】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颁授仪式 ·[视频]功勋镌刻史册!回顾勋章奖章颁授仪式温情瞬间

河南通许36名村医集体辞职事件,谁在说谎?

发布时间:2019-07-10  来源:凤凰网-澎湃新闻  字体大小[ ]

   原标题:河南通许36名村医集体辞职事件,谁在说谎?

  最近,一张河南省通许县“朱砂镇全体乡村医生辞职报告”在网上流传。这张辞职报告说:全镇36位村医集体请辞是因为“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上级拨款越来越多,到村医手里的钱却越来越少,工资发放不到位,上级层层克扣,现在村医已经生活不能自理”。辞职报告最后,是刺眼的36个鲜红的手指印。落款日期为6月28日。

  7月6日,河南通许县人民政府回应,已成立工作组,约见有关当事人,对该文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核实。但这个涉及三十多人、且涉及大量复杂账目的调查工作仅仅用了不到两天,8日,通许县人民政府就发布了调查结果。

  调查结果涉及问题事实的部分短短500多字,出现了6处“不存在”字样。通许县政府认为,朱砂镇全体村医反映的“报新农合要扣30%的报账款,5%的保证金”问题,不存在;“基本药物价格成倍加价”问题,不存在;“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年年加码,村医工作不堪重负”的问题,不存在;“一般诊疗费,基药补助,村卫生室补贴都没有”等问题,不存在。

  但是,至于这些“不存在”为什么不存在,比如,基本药物价格前年是多少?去年是多少?现在是多少?或者,村医之前的工作内容是什么?现在工作量有多大?如何量化?再者,为什么全镇村医会众口一词反映这么多所谓“不存在”的现象?这些问题,这个调查结果都没有提到。

  当地政府发布的情况和村医反映情况存在严重出入

  此外,当地政府发布的一些情况和朱砂镇村医反映的情况存在严重出入。例如,通报说,2018年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资金目前已拨付人均14.53元。但村医们强调,事实是不到10元。在下面这段录音里,提问者是一个医学自媒体账号的编辑,回答者是朱砂镇的一位村医。

  问:“你们现在报了新农合以后,医保现在扣你们30%对不对?”

  答:“对,是扣30%。还让交5%的保证金。”

  问:“你们全镇的村医是为了这件事辞职的?”

  答:“对对。”

  问:“2018年公共卫生经费发了多少?”

  答:“每人10块钱,10块钱不到。”

  问:“然后2019年到现在一分钱没有。”

  答:“对对。”

  通许县通报称,对于刚才这段录音中村医反映的“2019年公共卫生经费到现在一分钱也没发”的问题,县委、县政府责成财政、卫健、医保等部门7月20日前拨付到位。以上问题反映出县有关部门在拨付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等资金方面存在迟延,影响了基层卫生工作的顺利开展。

  9日晚上,通许县委宣传部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之声值班编辑崔天奇采访时确认,昨天,也就是9日,拖欠的2018年和2019年前6个月的基本公共卫生经费已经发放到位。但至于为什么拖欠,他也不清楚。

  记者:“2019年拖欠的基本公共卫生经费都已经发放单位了吗?”

  宣传部:“对对,2018和2019年的都发过去了。”

  记:“19年发到几月了?”

  宣:“发到6月份。”

  记:“是什么时候发到的?”

  宣:“今天(9日)吧。”

  记:“发到他们个人手里了还是发到乡里了?”

  宣:“应该到个人手里了,陆续今天有大部分人都已经领到了。”

  记:“那之前为什么钱一直没到位,原因是什么?”

  宣:“那这个以实际发生(的情况)为准吧,这个我不知道,不清楚。”

  此外,河南省通许县大岗李乡卫生院张院长也向媒体表示,昨天下午,该乡2018年和2019年拖欠村医的基本公共卫生经费都已发放到位,同时发放的还有2019年的基本药物和一般诊疗费补助。张院长介绍称,2018年的基本公共卫生经费是55元的40%,即22元;2019年才涨到60元的的40%,即24元。

  大岗李乡某村李姓村医说,其实村医们不满的,主要就是“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迟发问题,这应该是问题的焦点。该医生介绍称,按规定,每名建档村民20多元,但2018年只发到十四五元,2019年一分没发。在连续被媒体曝光后,他听说拖欠的补助已经发送。

  就在通许县朱砂镇36名村医集体辞职事件仍然迷雾重重的时候,7日,网上又曝出一份该县“大岗李乡全体乡村医生辞职报告”,这份报告内容与朱砂镇村医的辞职报告内容一致,仅抬头落款换为“大岗李乡”,这次摁下红指印的有28名乡村医生。通许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通许全县正排查此类事件。据初步了解,大岗李乡28名村医的诉求与此前集体请辞的朱砂镇36名村医的诉求相同。

  乡村医生招不进、留不住

  “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为何迟发?被拖欠的补助去了哪里?村医的权益该如何保障?昨天(7月9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司长宋树立在回应通许县村医集体辞职事件时表示:乡村医生是广大农村居民健康的“守门人”,在维护农村居民广大群众健康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其实卫生健康委的态度已经有了,开这场新闻发布会就是态度。宋树立介绍,已经要求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调查清楚,立即整改,保障乡村医生的合法权益。

  宋树立:“我们也看到有关的报道,我们非常重视,已经要求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立即调查核实情况。无论问题出现在哪个环节,都要调查清楚,立即整改。政府要切实履行职责。当然我们也注意到,当地的县政府在昨天做出了回应,表示公共卫生服务的补助将很快到位。我们欢迎媒体进行监督,我们会认真的核实调查,认真加以解决,保障乡村医生的合法权益,让他们能够安心、放心、舒心的为广大农村居民提供更好地医疗卫生服务。”

  9日,在国家卫健委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扶贫办主任、财务司司长何锦国也坦承:村医招不进、留不住,问题是存在的,但是正在解决之中。何锦国说,我们在制度设计上也做了妥善的安排,解决村医待遇问题我们是有信心的。

  一边是36位加上28位乡村医生的众口一词、言之凿凿;一边是当地政府火急火燎推出来的一连串“不存在”,看似成了各说各话的“罗生门”,但舆论的心里显然有杆秤。造成这种局面,也许不是某一个县某一个镇的问题,而是正如国家卫健委相关负责人所说,乡村医生招不进、留不住,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问题。比起一连串火急火燎推出、听来却冷冰冰的“不存在”,这才是符合更多地方的群众平时所见所感的社会常识。

  所以,除了这次要彻底查清通许县到底存不存在层层克扣的现象之外,我们更要从政策制度上,关键是更要真金白银地照顾好、补贴好这些跟群众、尤其是跟偏远地区群众最贴近的乡村医生,让不仅是通许县,更让全国每一位奋战在医疗卫生服务下基层“最后一公里”上的乡村医生安心、放心、舒心地工作,更让广大农村居民获得更好的医疗卫生服务。

中国民众网摘编:亓淦玉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发表感言: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更换。